客服微信号 Trade3 客服2微信号 MoneyMax8 邮箱 buy@tradesmax.com 电话 (626)378-3637

gold 13 virus

Jackson

 

特斯拉 TSLA 预计全年资本支出大约15亿美元至20亿美元,此前预测大约20亿美元至25亿美元,分析师预估22.5亿美元(区间20.4亿美元至25.3亿美元)。

第二季度调整后每股亏损1.12美元,上年亏损3.060美元,分析师预估亏损31美分(区间亏损1.11美元至利润95美分)。

第二季度自由现金流6.139亿美元,上年亏损7.395亿美元,分析师预估2.355亿美元。

第二季度营收63.5亿美元,上年+59%,分析师预估64.3亿美元(区间57.3亿美元至71.7亿美元)。

第二季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49.5亿美元,上季度22亿美元。

第二季度资本支出2.497亿美元,上季度-11%,分析师预估5.839亿美元(区间5亿美元至6.5亿美元)。

公司表示将于2019年底前推出上海Gigafactory。

公司削减年度资本支出预测。

公司表示将在2020年秋季推出Y型。

公司预测模型Y比模型3更有利可图。

公司下沉7%第二季度调整后亏损未达到最低估计。

公司致力于按顺序和每年增加交货。

公司继续瞄准第三季度实现正增长净值。

我们正在努力按顺序和每年增加我们的交付量,其中一些预期的季节性波动。这与我们此前对今年360,000至400,000辆汽车交付的预测一致。

从本季度开始,我们将ZEV和非ZEV信用额的披露合并为一个单项。

 

在被报道涉售违禁药后,7月15日晚间,新氧SY 科技开盘后股价一度下跌6.67%,截至晚间10点05分,新氧科技跌幅缩小至5.60%,报15.84美元/股。上一个交易日,新氧科技最高股价为17.18美元/股。

新氧平台上入驻的部分医美机构,存在销售违禁的肉毒素等药品的行为,而作为其重要的医美社区生态一环,客户的“美丽日记”、评价也存在造假刷评现象,有商家对假“美丽日记”明码标价2000元一套,手术前后对比图数百元一套,形成一条龙服务的网络黑产。

有着中国互联网医美第一股之称的新氧科技,在今年5月2日于美国上市,其运营矩阵中最主要的板块新氧APP,也随着中国逐年扩大的医美市场规模,跻身行业“独角兽”行列。2016年新氧仍然处于净亏损8103.6万元的状态,不过到了2017年公司就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720.2万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5508.3万元。

7月15日刊发的《新氧APP商家涉售违禁药,“变美日记”可造假》一文,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回应称,“虽然该机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并未在新氧上架违禁药品SKU(医美服务项目)”,但平台已对涉事机构进行了下架,并将配合监管部门的后续处理。对文章提到有公司提供虚假日记代写服务,调查小组已对相关账户和日记进行了封禁。

新氧平台上,涉事机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已下架。

此前报道,新氧APP入驻的部分医美机构涉销售违禁药品。其中,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涉嫌私下出售国内违禁药品人胎素,另外,客户的“美丽日记”、评价也存在造假刷评现象。有商家对假“美丽日记”明码标价2000元一套,手术前后对比图数百元一套。

针对报道内容,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今日回应称,在媒体报道前,新氧平台的医美信息百科中已对“粉毒”、“绿毒”等产品做出明确提示,指出该药品尚未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认证,同时针对该类型产品,明确提到国内市场目前只有两个合法品牌,即国产的兰州衡力和进口的保妥适。新氧平台上收录完整的药品库信息是为了提示消费者注意药品的合规性。平台上架的“粉毒”、“绿毒”等相关医美服务项目(SKU)均是韩国医美机构,即以上产品可以合法施打的地区。

就报道提及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在线下私售违禁药品一事,新氧方面称,“虽然该机构并未在新氧上架违禁药品SKU,且当记者在平台上咨询时,该机构客服也表示没有相关项目,但针对此事,新氧还是对涉事机构进行了下架,并将配合监管部门对涉事机构的后续处理。”

针对报道中提到的有黑产公司提供虚假日记代写服务,新氧内部调查小组已对相关账号和日记进行了封禁。并称,新氧对平台用户产生内容有三重审核机制,包括AI自动关键词/图片审核,人工审核,对可疑内容打标签、提醒用户注意。在三重审核策略下,每天有近三分之一的日记无法通过平台审核。2018年,新氧在平台上封禁作弊违禁账号71万,删除作弊违禁主帖15万,删除作弊违禁评论232万。同时表示,针对医美日记,新氧即将上线人脸识别技术,进一步提升平台审核能力。

 

 

7月10日,中国电动车企业蔚来汽车,代号 NIO 公布今年第二季度的交付数据。公告显示,蔚来第二季度共交付ES8和ES6共3553辆,其中6月份交付1340辆,包括927辆ES8和413辆ES6。

  蔚来表示,截至6月底,ES8和ES6的累计交付量达到18890辆。此前蔚来创始人李斌表示,蔚来的第二款车型ES6将于6月开始进行交付,目前已有订单超过12000辆。

  此前蔚来汽车在一季度的业绩指引中预测,公司今年第二季度交付量为2800至3200辆,目前最终交付量超出该预期18.4%。受此消息影响,蔚来盘前上涨约3%。TSLA BLNK

 

 

德国波恩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设计出了一种软件,能够预测未来5分钟的序列事件,准确率在15%到40%之间。

虽然从数值上看,这个精度并不高,但研究人员Juergen Gall表示,这代表了机器学习超越了单步预测(single-step prediction),向新的领域迈进了一步。相关的研究论文已经被CVPR 2018接收。

机器也能感知时间,AI系统可预测5分钟内的未来

Juergen Gall团队展示他们的预测未来系统

超越单步预测

Gall和他同事们的研究目标——教会计算机预测未来——并不是现在才有,实际上,这是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一个主要课题,有大量的研究人员都在从事相关的工作。

但是,这项工作特殊的地方在于其方法:到目前为止,这些领域的研究集中在对当前行动的解释,或者对预期的下一步行动进行预测上面,也即前面提到的“单步预测”。

单步预测,也就是预测未来往前一步的结果。这是预测未来模式的基础,归结为一个回归问题,输入变量,预测结果。

在进行这样的预测时,目前的研究已经取得了比较好的结果。其中一个例子是,斯坦福大学吴恩达团队设计了一种深度学习算法,在对临终关怀的预测中,实现了高达90%的准确性。

机器也能感知时间,AI系统可预测5分钟内的未来

在他们的实验中,斯坦福的研究人员使用了200万份病历对他们设计的神经网络进行训练,通过这些数据,网络能够发现医生发现不了的模式和规律,并以此为基础,对新的病人的情况(患者在接下来3~12个月内的死亡率)进行预测。

这项研究面临的变量十分复杂,而且取得了很高的精度,论文也获得了IEEE生物信息学和生物医学组最佳学生论文奖。但是,这样的算法是基于过往(retrospective),而且只进行单步预测。

多步预测:用CNNRNN预测未来的两种结构

Gall和他团队的最新研究中,他们提出了两种方法,对相当长时间的未来发生的大量行动进行预测。他们训练了一个CNN和一个RNN,根据之前看过的视频内容,学习未来视频的“标签”。

机器也能感知时间,AI系统可预测5分钟内的未来

“我们表明,即使对于具有大量不同动作的长视频,我们的方法也能够准确预测未来,甚至可以处理嘈杂或错误的输入信息。”作者在论文中这样写道。

下面的图例展示了研究人员设计的两个方法。首先来看RNN的设计。

机器也能感知时间,AI系统可预测5分钟内的未来

RNN系统的结构中,输入是一个序列,网络预测最近观察到的动作的剩余长度,以及下一个动作的标签和长度。将预测结果附加到原始输入,就可以预测下一个动作片段。

而在CNN系统的结构中,输入序列和输出序列都被转换成矩阵的形式。其中,C表示类(class)的数量,S则对应于特定长度的视频片段的数量。矩阵的二进制值表示每个视频片段的标签。

机器也能感知时间,AI系统可预测5分钟内的未来

让机器预测长时间的未来,有望实现真正的人机协作

在他们的实验中,Gall和他的团队使用数小时的视频数据来演示不同的烹饪动作(例如煎鸡蛋、拌沙拉等),并仅向软件展示其中的一部分动作。软件根据“已经学到的”来预测接下来的动作步骤。通过这种方法,Gall希望该领域能够向真正的人机共生迈进一步。

“人们谈论人类和机器人协作,但最终人和机器之间仍存在分离; 他们并没有真正密切地合作,”Gall说。

Gall建议说,通过使用适当的硬件,这个软件可以通过直观地了解任务来帮助人类完成任务,进而在工业环境中帮助人类工作。

Gall说:“老年人越来越多,值得努力在家庭中推广这种机器人来照顾老年人,”Gall说:“我相信10年后服务机器人将能够在家照顾老年人。”

根据人口统计局的报告,今天65岁以上的美国人的数量约为4600万,预计到2060年将翻一番。根据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报告,这些老年人中约140万将生活在养老院。日本已经探索过使用这样的软件带来的影响。例如用于疗愈的海豹型机器然PARO,软银的伴侣机器人Pepper等。在日本,四分之一人口是老年人。

随着这类技术的进步,或许会在人类代际之间造成进一步的分化——把爱和关怀外包给一台机器。对于一个尚未成熟的行业来说,很难说这条路将通向何方,但最终决定权掌握在开发人员手中,而不是掌握在他们开发的软件或机器人手中。

 

对于企业管理者而言,做决策是非常艰难的。做决策,是每家企业以及每位管理者的基本工作,而制定企业策略、聘请合适的人才、创立独特的企业文化,都是做决策的前提。

每家机构的等级划分不同,制定决策的方法也不相同。海军陆战队的决策方法简单明了(自上而下式):一人发出攻占山头的指令,全员照做。“没办法,大家都得听他一人的命令,戴上头盔出发吧。”而相比之下,多数等级制度严明的大型企业在规划出最佳途径之前,要进行的分析就要多得多了。所需的数据收集齐了吗?数据经过分析师的处理了吗?他们计算过预估收入和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了吗?几周时间匆匆而过,季节悄然变换,而他们面前的“山头”仍无人攻占。“要不就等到下一季度吧,攻占这座山头现在对我们来说太勉强了。”而在时髦且理念新颖的新型企业里,首席执行官觉得自己是为员工而工作的,因此认为公司的决策必须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就会出现合议和审慎的辩论没完没了:“大家都放松放松,喝杯卡布奇诺,过半小时再碰头,看看我们的攻山大计该怎么办吧。”

那么,在命令自上而下的海军陆战队、层级分明的大型企业以及理念新颖的新兴公司中间,到底谁的做法对呢?在互联网时代,企业的变化速度决定了决策必须快速。从这个方面来看,海军陆战队的做法略胜一筹。而当今消费者消息灵通且要求苛刻,企业间的竞争越发激烈,这就要求企业为消费者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在这一点上,大型企业有其优势。拥有一支由创意精英组成的团队,意味着每个人都享有发言权,这样一看,初创公司自然就会胜出。所以,以上决策方式各有所长。

原因在于,必须明白,在制定决策的时候,不能一心只想做出正确的决定。制定决策的方式、时机和实施决策的具体方法,与决策本身同样重要。一旦在这些方面有所闪失,你做出的决策很可能也会出现失误。由于要做的决策不止一个,要不断做出新的决策,因此一个决策过程的失误很有可能会影响下一个决策的制定。

下面我们看一下Google是如何高效决策的:

用数据做决策

如今,企业的方方面面几乎都可以量化,这是互联网时代最具革命性的一项发展。以前,人们大多以主观想法和传闻逸事作为决策基础,而今,数据成为制定决策的主要根据。像Google这样的企业会通过收集匿名手机信号的方式,来实时获取流量数据。伦敦市的供水管道使用数以千计的感应器来监控,从而将渗漏减少了25%之多。牧场在牛身上植入的感应器可以传输牛的身体状况及所处位置等相关信息,每头奶牛每年大约能够传输200兆的数据,从而让牧场主对喂养的饲料、时机以及用量进行精准掌控。

美国哲学家兼作家约翰·杜威曾说过:“把问题解释清楚,就如同问题解决了一半。”杜威的时代跨越了19世纪后半期到20世纪前半期,那时,想要“把问题解释清楚”,人们往往要加入个人观点和道听途说的消息。然而,就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政治学教授雷蒙德·沃尔芬格所说:“数据就是逸闻的复数形式。”120在我们看来,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少了数据,你就没法做出决定。

正因如此,Google的多数会议室都配有两台投影仪。一台用于与其他办公室进行视频会议以及投射会议纪要,另一台用来投射数据。在交流意见和讨论观点时,我们会以公布数据的方式作为会议的开场。我们不希望以“我觉得”这句话来说服他人,而是用“请看数据”这句话来说服他人。

如果你不想让观众因你的幻灯片而昏昏欲睡,凭借数据的力量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在你参加过的会议中,有多少次会议一开头播放的十几张幻灯片全都被文字堆得满满的,而发言人只是站在那里跟着读?在会议期间表达观点的发言人,不应该把幻灯片当成讲话的依托,而应当把它看作论点的补充材料。幻灯片不应被用来主导会议或论点的走向,而应作为数据的载体,以便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相同的数据。如果数据有误或不切题,那么再花哨的幻灯片也无济于事。数据演示与可视化领域的顶级大师爱德华·塔夫特认为,人们应当在更少的幻灯片中放入更多的数据:“如果能把相关信息列在一旁,那么视觉推理就更高效。数据越翔实,信息就越清晰易懂。”

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但很多人却总是对此视而不见,所以我们还是要在此提醒大家:最了解数据的人,是那些工作在第一线的员工,而往往不是管理层。作为领导者,我们要注意不要迷失在无法理解的细节中,而要信赖那些为你工作的人,相信他们会把问题搞明白。举例来说,在做财务决策时,不要关注工商管理硕士和会计师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涨跌比率指标、能效与生产维护管理”,而要把注意力放在真正重要的资金和收入等问题上。在进行有关财务的讨论中,埃里克有一句广为流传的箴言:“收入能解决一切问题。”这一点也适用于做技术和产品决策。一次,埃里克与Google一家合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会谈,高管们为了一些技术问题进行了争论,却迟迟得不出结果。接着,一位待在角落里的年轻Google人站了出来,用几项数据明确了Google的立场。在一场大人物云集的会议上,这位资历最浅的年轻女员工明显是整个会议室中最有洞见的人。最终,她凭着对数据的准确把握主导了会议讨论。

谨防“摇头娃娃”的附和

棒球队在比赛时会给观众分发摇头娃娃。实际上,企业的会议室中也充斥着这些“娃娃”的身影。他们围坐桌前,用几乎相同的步调一味地频频点头。曾任职于Google的美国在线首席执行官蒂姆·阿姆斯特朗将这一现象命名为“摇头娃娃的附和”。盲目点头的“摇头娃娃”与那些大家见识过的老好人有所不同,因为一旦踏出会议室的大门,这些“摇头娃娃”便有可能牢骚满腹、怨天尤人、不去实施甚至反对自己刚刚还点头称是的决议。

如果会议上所有人一致点头,这并不意味着大家意见一致,而只是说明你下面坐了一群“摇头娃娃”。许多领导者都想达成“人人都同意”的决策,但他们对于共识的认识,却从本质上出了偏差。请注意,“共识”这个词并没有“一致同意”的意思,也就是说,“共识”并不是指人人都必须同意,而是指共同达成对公司最有利的决策,并围绕决策共同努力。

要想达成最有利于公司的决策,就需要有异议存在。人们必须在开放的环境里阐述自己的观点并相互辩驳,因为如果不把所有观点都开诚布公地逐一讨论,那么大家只会表里不一地点头称是,一离开会议室便会把自己的表态抛至脑后。这样一来,你其实并没有得到大家的支持。因此,要想达成真正的共识,意见的分歧不可少。如果你是负责人,那么请注意,不要在会议一开始就申明自己的立场。你的任务,是抛开大家的职位差异,鼓励每个人发表自己的观点。如果领导者在这时明确表态,那么大家就难以各抒己见了。

巴顿将军有一句名言:“如果人人想的都一样,那就是有人没有思考。”如果你招人有方,那好消息是:如果各个级别之间有意见分歧,那就说明你的人员在动脑子思考。以资历最深的管理者为首的创意精英通常会把自己看作企业的主人,而不只是自己特定领域的负责人。因此,即便是对于那些超出自己所管范围的事宜,他们也应该能给出可贵的见解。你应当鼓励这种做法,因为这不仅能在团队间建立牢固的纽带,也能为最终做出的决策提供更有力的支持。

数据并不针对个人,因此有利于广开言路。特别要注意那些三缄其口的人,把那些还没发言的人点出来。他们或许因心有顾忌而不愿公开反驳你,或许拥有很棒的想法却不爱抛头露面。抑或,他们当真无话可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压根儿就不该来参加会议。你可以试着抛砖引玉,让大家对反驳上司的感觉有个适应过程。你应该一开始就尽力让可能出现的异议“现形”,因为对于那些在决策截止日期将近时才出现的反对意见,人们会自然偏向于采取排斥态度。

等到大家都表态之后,就可以开始讨论了。每个人都可以加入讨论,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为达成共识而进行的讨论需要大家秉持包容精神(也就是说,你要鼓励所有有利益关联的人参与进来)、合作精神(即便牺牲少数人或个人的利益,也要争取做出最有利于团队的决策)以及一视同仁的精神(讨论时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很重要,至少他们可以表现出短暂的阻断行为)。寻找解决方法是最终目的:最好的决策应该是正确的决策,而不是竭力争取大家一致同意而找出的最低标准,也未必是领导人自己的决策。

该响铃时就响铃

如果有一位管理者执掌着决策大局,且此人有权设置决策的最后期限,也有能力在讨论僵持不下时打破僵局,那么,前文中广开言路的决策方式才能见效。但通常而言,信息过多及信息不准确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能争辩几个小时。这不仅浪费时间,而且往往只能得到乏善可陈的折中妥协。这样的做法带来的机会成本绝对不可小觑,因为比起对同一个决策翻来覆去地修改,创意精英们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超过了一定的度之后,越发缜密的分析并不一定意味着你的决策也会更好。对于决策者而言,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设立最后期限,进行决策工作,按最后期限完成。这就好像课间休息时孩子们在操场上玩耍一样,他们一玩就没完没了,但当上课铃响起时,大家便明白要回去上课了。决策者有权决定课间活动的时间长短,也有权拉响上课铃。

比尔·坎贝尔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当时他刚刚担任财捷集团首席执行官,听说有一个重要的产品决策迟迟未决。负责这款产品的高管搜集了大量资料,但是这些数据并没有很强的说服力。因此,这位高管又进行了一系列研究,而所得的数据仍然无济于事,于是他又下力气挖掘数据。听闻此事之后,比尔下令,不能再这样拖延下去了。他告诉这位高管:“不管你的决策是对是错,赶紧做点实事吧。”

比尔在这件事中所持的态度,用汤姆·彼得斯的话说,就是“贵在行动”。他在《追求卓越》一书中,将“贵在行动”列为他所研究的企业中一种最为常见的特质。不少设计师也认为,采取行动是一种积极的力量,用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的口号来说,行动的态度与“设计型思考的核心”相差无几。这种态度鼓励人们亲自动手、反复尝试:如果你不确定某种行为是否正确,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尝试,然后加以改进。

然而,一些行为经济学家却认为,偏重行动可能会让人未经周密考虑就草率做出决策,因此可能带来不利影响。我们认为,这一论点有一定道理。在谈判过程中,埃里克就有一套“PIA”准则,能帮他收到最佳效果。所谓“PIA”,就是要有耐心(patience)、信息(information)以及备选方案(alternatives)。其中,耐心尤其重要:在决心采取行动之前,应该尽可能长时间地静观其变。这一点在商场适用,在其他领域同样适用:在足球中罚点球的时候,一般人会采取事先猜测进球方向并扑球的“行动法”。而实际上,如果守门员在对方射门时什么也不做,扑救成功率反而会翻倍。在这方面,守门员应该学习飞行员的经验,因为在训练中,飞行员在面对紧急情况时不能轻举妄动,而是要沉着地分析形势,然后再做出判断。

因而,决策者的职责就是准确地拿捏时机。把乐于行动的劲头拿出来,中止没有意义的讨论和分析,让团队行动起来,为实施决策而团结一心。但要注意,不要成为紧迫感的奴隶。在最后一刻来临之前,都要保持灵活变通。

少做决策

有关企业创始人与其招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之间闹出的不快,埃里克在刚进公司时早已心中有数。通常,创始人任命一位首席执行官,最终与首席执行官在重要问题上产生分歧,得到董事会支持的一方继续留在公司,另一方卷铺盖走人。一个很经典的例子是:曾任百事可乐总裁的约翰·斯卡利被史蒂夫·乔布斯于1983年聘为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两人后来产生了冲突,而斯卡利获得了董事会的支持,并于1985年将乔布斯驱逐出苹果。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埃里克做出决定,拉里和谢尔盖得心应手的事宜就交给他们,而他则集中精力,为企业的飞速发展提供条件,以确保企业能够高效稳步地前进。这种企业领导“三足鼎立”的情况非常罕见,在2004Google首次公开募股时发布的创始人公开信中,拉里和谢尔盖特地对此做了较为详细的解释。实际上,这种三位领导者各司其职的方法非常有效。信中提到,埃里克“专门负责管理谷歌副总裁以及销售。谢尔盖主要负责工程以及商业交易。拉里主要负责工程及产品管理”,除此之外,三位领导者应每天开会(这一传统,埃里克在首席执行官任期的绝大部分时间内一直坚持着)。信中还说,这样的安排“之所以行之有效,是因为我们相互信赖、相互尊重,而且我们三人想法一致”。这一点,尤为重要。

只要三个人在关键问题上能达成共识,这种领导结构就能很好地维持下去。实际上,三个人的确几乎没有出现过大的分歧。但是,这样的三巨头结构偶尔会带来一些棘手的问题。毕竟,当三个个性鲜明的领导者凑在一起的时候,偶尔的意见不合是不可避免的。在处理这种情况时,埃里克的方法与他平时制定决策的方法大同小异:首先找出问题所在,然后进行商讨,最后设下解决问题的最后期限。除此之外,他往往还有一项准则:将决定权交给两位创始人。

在一家由创始人领导的企业里,首席执行官往往会过于强调自己的存在,那些想要树立威信的刚上任的新首席执行官更是如此。要放下首席执行官的架子,把做决定的权力交给别人,这虽然困难,却是必修课。总体来说,应由首席执行官制定的决策非常有限。对于产品发布、公司并购以及公共政策等问题,首席执行官理应掌握决定权或起到支配作用。但是在别的问题上,你大可以把决定权交予公司的其他领导者,只有他们出现严重的判断失误才需插手。这么说来,首席执行官或企业高管必须磨炼的一项重要技能,就是判断何时该自己出马、何时该把决策权交给别人。

如果你与埃里克一样,也要与两位积极主动、受人尊敬且头脑聪明的创始人共同运营公司,那么,前文中的技能就更显得重要了。举例来说,在一次产品讨论会上,埃里克、谢尔盖和拉里因为新产品的一项主要功能起了争议。当时与会的成员大约有20位,几分钟的讨论后,埃里克中止了会议,并在当天下午与谢尔盖和拉里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埃里克发现,两位创始人不仅与他的看法不同,就连他们两人之间也存在分歧。因此埃里克说:好吧,决定权就交给你们俩了,但你们必须在明天把决策拿出来。翌日中午,埃里克来到他们三人在43号楼共用的办公室,问道:“你们两个谁赢了?”两人给出的答案很符合他们一如既往的风格:“其实吧,我们又想出了一个新办法。”事实证明,这个新办法为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条最佳途径,就这样,三人达成了协议。

每天开会

作为创意精英们的领导者,你手中掌握的实权其实少之又少,这一点着实棘手。本章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即便你是一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无权独断专行、把你的意愿强加于人。其实,你就不应该多做决策。你的任务,就是分析数据、鼓励讨论、引导大家达成共识,凭借你过人的才识做出决策。

但是,对于公司的日程安排,领导还是可以掌握的。在面对重要决策时,运用领导力召集大家定期开会至关重要。如果决策足够重要,应该每天开会。这样的会议频率,可以让大家明白眼前的决策有多么关键。除此之外,每天开会还有一个明显的好处:大家对上次会议记忆犹新,节省了你重复上次会议内容的时间。这样,你们就有更多时间分析新的数据或观点了。

2002年,在美国在线与Google的谈判过程中,埃里克每天开会的方法派上了大用场。这次谈判是使Google成为这家高人气门户网的搜索及广告引擎。谈判过程并不顺利,对于Google可能背上的财务负担,埃里克尤为担心。当时,美国在线平台上有几家广告商尚未在Google平台上打广告,因此,这次协议对于Google而言有着难以估量的战略价值。也就是说,这个机会将把这些广告商带给Google。尽管如此,埃里克仍然觉得,这个负担对于Google这家起步不久的公司而言过于沉重了。

2001年初,美国在线与时代华纳合并,急于与Google签订协议,获取交易收入。双方的谈判由Google销售负责人奥米德·科德斯塔尼主持,他与埃里克一样,也认为我们不该接受美国在线提出的条件。但是拉里和谢尔盖却主张冒险,因为他们一向认为,在与合作伙伴共享收益时,如果企业慷慨大方,便会最终受益。Google的首席法律顾问戴维·德拉蒙德与两位创始人看法相同。董事会觉得,一旦出现资金难以为继的情况,借款就行了,因此也同意他们的看法。意见上的分歧很明显,大家在会议上迟迟没有讨论出结果。因此,埃里克采取了行动。他安排了更多会议,定下了决策的最后期限。接下来的6周里,我们的团队每天下午4点钟都会聚在一起,讨论与美国在线的合作问题。6周之后,大家必须做出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与美国在线结束谈判。

起初,进展并不明显。但是,每天对同一议题不厌其烦地讨论,促使大家对Google广告引擎具体表现的相关数据进行了充分分析;除此之外,这几周的分析结果告诉我们,合作风险并不像我们原先设想的那么大。我们渐渐发现,这笔交易我们是有能力承担的,事实证明,我们是正确的。最后,我们不仅在签署合同时基本接受了美国在线的条件,还有超出合同要求的表现。但是,这样的结果,我们在谈判过程中谁也无法预料。凭借对微小细节频繁且缜密的分析,我们才做出了正确决策。这是个事关重大的决策,而当你要做一个关乎企业存亡的决策时,每天开会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你们两边说得都对”

科技人员常会犯一个错误:我们总认为,如果我们的论点言之有理、考虑周全,且有真实数据和巧妙分析作为基础,那就自然能够改变别人的想法。但是,这并不正确。如果你想改变他人,不仅要晓之以理,更要学会动之以情。如果企业由创意精英和产品负责人主导,那么他们就必须学会这一点。否则,他们虽然能轻松做出聪明的决策,却往往无法很好地落实决策。

要轻松驾驭这个方法,有一个诀窍。如果在即将结束讨论和做出决策时大家还未达成一致,“你们两边说得都对”这句话就能派上用场了。要从感情上承认一个自己并不同意的决策,人们必须首先感觉到自己的观点不仅得到了倾听,还得到了重视。“你们两边说得都对”这句话让辩论失败的一方明白,他们的论点之中有可取之处。人们喜欢从别人那里得到肯定,因此,这句话让对方得到了情感支持。所幸,这句话往往是事实,因为在创意精英组成的团队中,每个人的观点往往都有可取之处。一般情况下,一个正常人的观点不可能错得一无是处。

肯定了辩论败方,阐明了接下来的任务之后,决策者必须让相关人员要么保留异议、服从决定,要么就公开向上级汇报。如果相关人员选择后者,那就必须告知决策者其反对的原因,并说明打算以何种途径、向哪一位上级汇报。公开向上汇报的做法非常有效,应该得到鼓励,因为即便你不汇报,也会有别人向上级反映,而到了那时,反对者往往积怨已深。

每场会议都需要有主人

商议决策时,往往会召开会议。在企业中,开会也许是最令人头疼的事了。人们对开会怨声载道,说开会是浪费时间。实际上,一场安排得当的会议很有助益。这样的会议,是展示数据和观点、讨论问题、制定决策最有效的方式。但是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安排得当”的会议,而现实中的会议却大多恰恰相反。不言自明:一场组织混乱的会议,既浪费时间,又打击士气。

计算机科学家憎恨低效,因此这几年来,埃里克的团队为会议的组织设置了一套准则,我们认为非常有效。

会议应该有一位决策者或主持。会议过程中的每一个时点都必须有明确的决策者,而这位决策者要对会议负责。两个实力相当的团队之间的会议往往得不出有效的结果,因为双方最终会以妥协收场,而做不到斩钉截铁。因此,应该由一位资深的人担任决策者的角色。

决策者应当亲力亲为。他应该召开会议、保证会议质量、设立会议目标、确定与会人员,以及在可能的前提下至少提前24小时传达议事日程。在会议结束后的48小时内,决策者应该用电子邮件向每位与会者以及任何需要了解会议情况的人传达会议达成的决策以及待办事项。

即便是在信息共享或头脑风暴这种不必制定决策的会议上,也应明确指定会议的主人。主持者应挑选合适的与会者,制定明确的议事日程,还应确保提前做好必要的准备工作,及时向大家传达待办事项。

会议应该很容易取消。所有的会议都应该设立一个目标,假如会议目标不明确或会议没能达成既定的目标,那么这场会议也许并不必要。决策者需要扪心自问:这场会议真的有用吗?会议是过于频繁还是太过松散?与会者从会议中得到需要的信息了吗?

会议规模应以便于管理为宜。与会者最好不超过8人,10人已算上限。与会的每个人都应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其他人必须要对会议结果有所了解,那么应该把会议结果传达给他们,而不是让他们来当会议的旁听者。会议中如果有旁听者在场,会影响会议质量,还会让大家对畅所欲言有所顾虑。

出席必要的会议。如果你的出席对会议不必要,那就退场,如果你可以在会前婉言谢绝,那就更好了。这一点,在与客户或合作伙伴进行的会谈上尤其适用。在出席“私密”会谈的时候,我们本打算与客户或合作方派出的某一位高管促膝谈心,却往往会面对满满一屋子的与会者。如果客户觉得有必要把自己公司的全体员工都带到会议现场来,我们也不能反对,但我们会对自己一方的出席人数加以控制。一般而言,与会者越少,会议效果越好。

守时很重要。确保会议准时开始、准时结束。会议结束时,留出足够的时间总结会议要点和待办事项。如果你们在预定的时间前达成了会议目标,那就提前结束会议。不要忘了预留出午餐和小憩时间,尊重身处不同时区的人,他们也希望能多花些时间与家人团聚。许多人都忽视了这些基本的人之常情,因此,在这些地方多花些心思,你就能赢得同事们的拥戴。

开会时就认真开会。同时处理多项事务会让你顾此失彼。如果你在开会时用手提电脑或手机处理与会议内容无关的任务,那么很明显,你的时间还不如花在别处。每个与会者都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会议上,而不应为其他任务分心。如果有的人出席的会议太多,连工作任务都无暇完成,那么解决方法其实很简单:为待办任务排出优先顺序,减少出席会议的次数。

在这些规则之中,最后一项实践起来最有挑战性。在小组会议上,虽然我们一再告诫大家关闭电脑,但这话几乎被当成了耳旁风,我们不得不作罢。尽管如此,这还是条好规则!

80%的时间花在80%的收入上

企业领导者所能做的最重要的决策,就是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1997年,埃里克成为诺勒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时候,他从比尔·盖茨那里得到了一条宝贵的建议:把80%的时间花在80%的收入上。

这条忠告看似简单,执行起来却出乎意料的困难。NetWare软件套件是诺勒的核心业务,可通过局域网实现个人电脑与工作站之间的连接。但是埃里克和他的团队却一心想要开发一款新产品(也就是NetWare目录服务,简称NDS),为包括用户、用户群、打印机、工作站在内的网络资源提供一个管理中心及存取点。随着网络资源的激增,这款目录服务的成长潜力突出,埃里克和他的团队自然想在目录服务上投入更多精力。

管理团队往往会低估一款新产品上市后多长时间才能赢利。光鲜亮丽的新业务虽然可能比老旧无趣的核心业务有趣许多,但企业赢利还要靠核心业务。如果分不清孰重孰轻,企业就可能会因这个错误一蹶不振。虽然当时埃里克觉得自己听从了比尔·盖茨的建议,但回头看来,他意识到自己应把更多时间专注于诺勒的核心业务。也就是说,必须把注意力和热情都集中在核心业务上。

 

 

AMD公布财报显示,第四财季调整后每股收益(EPS)0.08美元,市场预期EPS0.05美元,公司此前营收指引预期盈利0.04-0.09美元。第四财季营收14.8亿美元,市场预期14.0亿美元。

AMD预计,本季度、第一财季营收大约为15.5亿美元、差幅在正负5000万美元。预计2018年年度营收将实现两位数的增幅,年度税前营收将面临大约10%的税率。美股投资网 https://www.tradesmax.com/

公布财报的同时,AMD提到,可能会面临与处理器芯片安全漏洞Spectre和Meltdown等侧信道利用相关索赔的影响,未来这类安全弱点可能会让公司面临索赔或诉讼。

虽然AMD财报盈利和营收都高于市场预期,今年料将受到税改的正面影响,但芯片漏洞的负面影响仍令市场担心。

财报公布后,AMD股价并未扭转截至收盘的跌势,盘后进一步走低,跌幅一度超过7%,此后反弹,涨幅一度超过2%,但随后抹平涨幅,截至最近一次更新,重回涨势,跌超1%。对手 NVDA INTC

 

 

1、预计半导体行业17年4季度将出现连续第八个季度的盈利增长,且该增长势头将至少持续至春季。

2、具体来看,动态随机存储器和闪存的基本面在2017年表现强劲,市场中表现最佳的是SGH和MU公司。由于Volta数据中心产品在17年下半年销售收入攀升,英伟达的市场表现位居第三,预期其在18年上半年将推出自主驾驶产品样本。此外,受到最近Spectre和Meltdown漏洞的影响,英特尔的股价表现落后于AMD公司。

 

3、费城半导体指数(SOX)在2017的收益率为42%,超出其他标普行业。在多数终端市场基本面强劲的背景下,预期半导体在未来仍将继续强劲增长,目前估值水平相对其他行业偏低。

4、新的地域性税制给行业内公司带来不同的影响。之前支付低税率的公司,税率增加到10%,而高税率公司将因此受益。

5、全球经济趋势良好,业务增长得到支撑。数据显示,PMI采购经理指数在欧洲和美国不断上升,中国PMI虽然小幅回落,但由于制造业的长期增长,预期基本面仍将强劲。

6、IPhone X减产的消息增加了投资者的担忧,但就目前来看,尽管减产还没有开始,其不利影响已经在估值中有所反应(RF无线射频类股价从最高值已经跌落了10%)。预期在苹果内容方面份额的增加和中国市场的发展将使得RF类股在2018年跑赢市场。

7、预期2018年,PC端市场整体表现稳定,服务器将由于云计算的发展加速增长,而在内存方面,由于大规模服务器的需求推动DRAM增长,相关供需将保持良好状况。

 

巴克莱投资建议:

AQ      评级:增持   目标价:14美元

CAVM  评级:增持   目标价:94美元

INTC   评级:增持   目标价:55美元

MTSI  评级:增持   目标价:40美元

MRVL  评级:增持  目标价:30美元

MU     评级:增持   目标价:60美元

SWKS  评级:增持  目标价:120美元

SGH    评级:增持  目标价:40美元

 

 

 

 

为了迎接5G时代,电子设备从设计到制造都在发生变化。

如果想在科技展会上看到全然耳目一新的产品,你可能会失望。即便是CES,这个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展会上也难例外。如果把产品更新比喻为一场马拉松比赛,各家厂商更像是在小步迭代前行,还远没有到能带给大家强烈的震撼的冲刺阶段。

置身于CES 2018展会现场会有这样的感受:在电子设备的创新过程中,做得到和想得到同样重要。技术的进步在一段时间内或许很难外化,体验的创新恰恰需要内部技术的支撑。

兼容技术带来挑战

即便不是狂热的科技爱好分子,相信你也听说过无人驾驶、VR/AR等这些领域与5G息息相关。在海量数据的运输处理上,5G提供了更强大的计算能力保障。

就像英特尔总裁科再奇在CES 2018开场演讲中所说,“未来几十年,我预计数据将用激动人心的方式持续改变世界。不同于沙子、水或者珍贵的矿产,这项资源不受限制。”

那么,5G技术的进步将如何影响我们现在朝夕相处,负责处理数据的电子设备?

“5G是一个新兴的技术,但并非要我们要在同一个时间段内把所有的设备完全更换,因为在某一些地区,他们可能本来也不需要5G用于信号传输,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我们的设备可能要兼容多种信息传输技术。”爱立信客户解决方案销售主管William Chotiner在展位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5G技术时说。

正因如此,这也将对电子元件的供应商提出新要求,这一点得到了戴尔CTO Liam Quinn的认同。“人们五年前就在说PC已死,但是这件事情至今还没有发生。现在没有一打开笔记本电脑,你就会为之讶异的创新,我们仍然在改进。”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他举例说,人们倾向于把屏幕面积越做越大,边框越来越薄,但是带有品牌的那端边缘仍然很厚,“我们希望有一天能够把这个地方也做小,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有更小的PCB”。对于电子设备制造商而言,如何集成扬声器模块、麦克风、摄像头与CPU、GPU一同工作是一门设计的艺术。

这考验的是集成的能力,与打造生态系统有关。就好比人们买了同样的蛋糕粉和配料,蛋糕的滋味却千差万别。与其叫嚷着CES是一场盛大的科技电子产品秀,不如来关注背后的新技术点滴演进。

Liam告诉记者,他在展会期间重点关注了IoT领域,“一些概念非常好,但我们都知道,科技毕竟还处于发展的早期,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做垂直领域,他们互不匹配、互不兼容。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全球还是应该有大公司的存在,因为这样才有利于把一项技术进行全球化的推广。”

交互性体验创新

完善用户体验是产品改进的初衷。

5G时代,离我们最近的、全新的交互性体验就是虚拟现实,而这对设备提出了不小的要求。

HannahLuxenberg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些技术都很棒,但是如何实现,或者说面向消费者吸引他们重复应用、体验是很难做到的。”她是一家应用虚拟现实技术提供数字医疗设备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虚拟现实电影制作的导演和作家。

然而直到今天,如果想要玩一个低时延的游戏,都需要连接一根长长的电缆才能保障数据的实时传输。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高通发布了骁龙845芯片,希望能够改进用户体验。“我们希望新的芯片拥有更强的运算能力,现在很多头盔都需要用一根线才能保证数据传输,而未来我们希望能够实现无线的头盔,这对芯片的能力是一种考验。”高通展台工作人员说。

他告诉记者,应用骁龙845芯片的手机将于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发布,而把芯片应用于头盔,则要等到2018年年底。

在这一过程中,算法也同样重要。“目前图像采集的技术发展还有很大空间,已采集好的数据,在传输上也会有一些问题。此外,空间定位的算法也非常重要,比如说当随着位移改变视线时,图像传输能否无时延切换。现在的技术或多或少都会有物体在视线里飘移的问题。” 网易智造产品经理魏彤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网易此次在CES 2018现身带来了跨三个一级部门(网易严选、人工智能事业部、网易游戏)的合作成果:网易严选AR眼镜。这款产品有76度FOV(视场角),利用镜片组合,把智能手机屏幕显示的画面投影到人眼上,并可以实现inside out(自内到外)的追踪能力,用户可以看到虚拟物体在桌面和地面上,就像虚拟物体实际存在一般,实现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叠加。

网易方面表示希望会在再次优化完成后推动上市,以实现用低成本推广消费级的应用,让更多人得以体验技术的进步。

“无论是语音、指纹还是什么,终端设备要能够和人越来越无缝对接,交互的方式也会越来越多。” Liam说。

产品设计迎来想象空间

一旦5G到来,伴随着计算速率的提升和人们对边界办公的需要,设备的互联互通需要更为优化的设计。

比如,总觉得手机屏幕不够大怎么办?

在这次CES上,“PC永远在线”的概念被多家计算机制造厂商提出。与戴尔在电脑设备和手机之间实现一键连接不同的是,雷蛇推出了一个另类的解决思路:与其让手机连接到电脑上,为什么不试试把手机的功能拓展到PC呢?

雷蛇的想法是为手机设计一个拓展坞,并将其命名为Project Linda。雷蛇手机连上Linda扩展坞后并不会在笔记本屏幕上呈现的是一个类似PC操作界面的Android系统。其特别之处在于手机可以承担笔记本中触控板的功能,还可以将手机屏幕作为笔记本的副屏显示。

 

 

美国运动相机制造商GoPro表示,该公司有意与规模更大的企业展开合作,但并没有主动寻求出售。而该公司的股价当天也从早盘的大幅下跌中收复失地。

  这项评论发布之后,多家媒体都报道称,GRPO 已经聘请摩根大通帮助其处理出售事宜,原因是这个曾经的华尔街宠儿如今面临着运动相机和无人机的需求下滑。

  该公司股价本周一最多下跌33%,创下5.04美元的低点。但在CNBC率先披露该公司正在进行收购谈判后,跌幅有所收窄。

  “我们始终明确一个观点:我们对任何有助于扩大我们使命的机会都持开放态度。摩根大通是我们聘请的银行,但我们并未主动寻求出售。”GoPro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说,“我们的责任是扩大企业规模,所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们就会考虑。”

  摩根大通拒绝对此置评。

  GoPro当天早些时候下调了第四财季营收预期,而在之前的圣诞购物季中,该公司的相机需求也表现疲软。除此之外,他们还宣布退出无人机业务。

  GoPro的运动相机和Karma无人机已经连续几个季度遭遇需求下滑,这类设备的主要用户是运动和旅行爱好者。

  此外,GoPro还预计欧洲和美国监管障碍可能降低今后几年的无人机市场需求。他们还补充道,在出售现有的Karma库存后,该公司就将开始退出无人机业务。

  GoPro本周将最新的HERO6相机价格从499美元降至399美元,此举将对第四财季的营收产生大约8000万美元的影响。

  摩根士丹利在周一发表的研报中预计,降价将给该公司2018财年的盈利增长构成障碍。

  此举正值现有运动相机型号需求疲软之际。“尽管提供了不小的营销支持,但我们 美股投资网 微信公众号 tradesmax 发现消费者还是不太愿意以一年前发布时的价格购买HERO5 Black。”GoPro CEO尼克·伍德曼(Nick Woodman)在声明中说。

  该公司目前预计第四财季营收为3.4亿美元,去年11月预计为4.7亿美元,正负区间为1000万美元。该公司还表示,他们计划通过重组裁员250人。截至930日,GoPro拥有1254名员工。

  “压缩成本是好办法,但现在的关键是该公司能否扭转局势。”GBH Insights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

  该公司还表示,伍德曼还将2018年的现金薪酬将为1美元。

  GoPro周一在纳斯达克市场常规交易中下跌12.77%,报收于6.56美元。盘后下跌1.52%,至6.46美元。

 

SVU-17625

连锁杂货店Supervalu Inc(NYSE:SVU)周一表示,公司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Bruce Besanko辞职,75日生效。公司任命首席策略官Rob Woseth出任临时首席财务官,总会计师David Johnson将承担临时首席会计官的其他职责。

今年迄今,该股股价大跌37%,同期SPDR S&P零售业指数ETF(NYSE:XRT)下跌10%,标普500指数(SPX)上涨8.9%

SVU 目前股价处于历史新低,任何利好消息都能刺激股价暴涨。

 

第1页 共25页

 

Copyright© 2007-2020 Tradesma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