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号 investMax 客服微信2号 MaxFund 客服Telegram号 MeiguM 邮箱 buy@tradesmax.com 电话 (626)378-3637

gold 17 virus

Howard

 

搜狗(SOGO)Q3日活用户同比增长14% 公司降低Q4营收预期

美东时间11月4日美股盘前,搜狗(SOGO)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搜狗手机输入法的日活跃用户(DAU)为4.64亿人次,同比增长14%。

财报显示,搜狗第三季度的总收入为3.15亿美元,同比增长14%。其中搜索和搜索相关的收入为

2.882亿美元,同比增长13%。该增长主要是由于拍卖式点击付费服务的增长。其他收入为

2670万美元,同比增长25%。该增加主要是由于智能硬件产品销售收入的增加。

财报显示,搜狗本季度的收入成本为1.89亿美元,同比增长9%。作为收入成本主要因素的流量获取成本为1.437亿美元,同比增长6%,占总收入的45.6%,而2018年同期为48.9%。

搜狗第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3664万美元,同比增长53%。摊薄后每股收益为0.09美元,去年同期为0.06美元。第三季度搜狗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1亿美元,运营产生的现金流为1960万美元。

财报显示,搜狗降低了第四季度的总收入预期

,预计四季度总收入在2.9亿美元至3.1亿美元之间,以美元计算同比下降3%至4%,以人民币计算同比增长0%-7%。搜狗指出下调预期是考虑到了宏观经济和在线广告行业挑战的潜在影响,以及互联网部门不断收紧的监管环境。

搜狗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小川说:“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预计宏观和在线广告将继续放缓,以及互联网行业的监管不断收紧。尽管我们对我们的长期发展趋势充满信心,但我们预计短期外部环境挑战会带来长期的疲软表现。”

 

 

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第三季度营收89.95亿美元 连续20个季度增长

11月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电商巨头亚马逊旗下的云计算,在今年三季度的营收已接近90亿美元,延续了近几年的增长势头。

亚马逊云计算业务三季度营收接近90亿美元,源于其所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亚马逊云计算业务AWS在今年第三季度营收89.95亿美元。

而在去年第三季度,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营收66.79亿美元,今年第三季度的89.95亿美元,较之是增加了23.16亿美元,同比大增34.7%。

在同比大幅增长的同时,亚马逊云计算好比也在保持增长,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去上一季度的83.81亿美元增加6.14亿美元,环比增长率为7.3%。

第三季度营收环比增长,也就是意味着亚马逊云计算业务在营收方面延续了增长势头,连续20个季度保持增长。亚马逊云计算业务上一次环比下滑,还是在2014年的二季度,该季其营收10.05亿美元,低于前一季度的10.5亿美元。

云计算业务在近几年是亚马逊利润的主要来源,第三季度也不例外。该季其营业利润为22.61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0.77亿美元,在亚马逊第三季度31.57亿美元全部营业利润中所占的比重为71.6%。

 

 

阿里巴巴第二财季总营收1190.2亿元 高于市场预期

11月1日消息,阿里巴巴集团今天对外公布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季度业绩,数据显示,阿里巴巴第二季度营收为人民币1190.2亿元(约合166.51亿美元),同比增长40%;归属阿里巴巴集团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725.40亿元(约合101.49亿美元)。

谈及本季度的表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在今年9月庆祝了成立20周年,在我们实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102年旅程里,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时刻。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持续生长繁荣。到2024财年底,我们希望服务超过10亿年度活跃消费者,帮助我们的商家获得超过10万亿人民币的年交易额。我们也将持续投入于用户体验和创新技术,为用户创造新价值,并推动数百万企业在新的数字经济时代实现数字化转型。”

以下是财报主要数据:

1。阿里巴巴集团第二财季营收为人民币1190.2亿元(约合166.51亿美元),市场预期1168亿元,去年同期851.5亿元,同比增长40%;

2。来自核心电商的营收同比增长40%,达到人民币1012.20亿元(约合141.61亿美元);来自云计算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64%,达到人民币92.91亿元(约合13.00亿美元);来自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23%,达到人民币72.96亿元(约合10.21亿美元);来自创新项目和其他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14%,达到人民币12.10亿元(约合1.69亿美元);

3。来自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达7.85亿,较2019年6月劲增3000万;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900万至6.93亿;

4。归属阿里巴巴集团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725.40亿元(约合101.49亿美元),净利润为人民币704.48亿元(约合98.98亿美元),其中包括在收到蚂蚁金服33%股权时确认的重大一次性收益;

5。运营利润为人民币203.64亿元(约合28.49亿美元),同比增长51%。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人民币371.01亿元(约合51.91亿美元),同比增长29%;核心电商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人民币456.10亿元(约合63.81亿美元),同比增长28%;

6。运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为人民币473.26亿元(约合66.21亿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自由现金流为人民币304.88亿元(约合42.65亿美元)。

 

 

CEO宣布退休股价狂跌 西部数据难再续辉煌?

摘要

【CEO宣布退休股价狂跌 西部数据难再续辉煌?】在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米利根宣布突然退休后,西部数字公司的股票暴跌了16.25%。此外,西部数据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收益低于预期。(美股投资网)

在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米利根宣布突然退休后,西部数字公司的股票暴跌了16.25%。此外,西部数据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收益低于预期。WDC

西部数据股票的强劲下跌使其成为标准普尔500指数今天的最大跌幅。该股下跌16%,较前天62.16美元的收盘价下跌10美元,接近65.31美元的52周高点。这一降幅还将西部数据今年迄今的业绩从前天的71.4%下调至43.7%。

10月23日至30日,由于设备供应商Lam Research (LRCX)、Teradyne(TER)和KLA Corporation (KLAC)的强劲盈利,西部数据股价上涨7.8%,创下52周新高,Lam预计NAND库存将在2020年上半年恢复正常。

就连西部数据也报告称,需求有所上升。西部数据的收益导致其竞争对手美光(Micron ‘s)和希捷(Seagate ’s)的股价在今天的交易中分别下跌2.6%和2.2%。这些结果还导致LRCX、TER和KLAC的股票下跌了2.5%。

西部数据股价下跌16%似乎是对业绩和业绩指引失误的过度反应。我认为,更让投资者震惊的不是业绩指引不佳,而是首席执行长退休的消息,投资者纷纷抛售股票。

西部数据CEO退休

西部数据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米利根(Steve Milligan)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宣布退休。他说:“我已经通知董事会,我打算从CEO的位置上退休。在董事会确定并任命继任者之前,我将继续担任CEO。一旦我的继任者上任,我将以顾问的身份留在公司,直到2020年9月,以确保平稳过渡。”

Milligan是西方数字领域的资深人士。从2013财年到2019财年,他已经在公司工作了17年,过去7年一直担任首席执行官。

史蒂夫·米利根对西部数字的贡献

在担任西部数据首席执行官期间,Steve Milligan将西部数据从一个存储组件提供商转变为一个多元化的数据基础设施解决方案提供商。他在2016年完成了对SanDisk的收购,在公司的产品中加入了闪存固态硬盘。根据DRAMeXchange 2019年第二季度的报告,这笔交易使西部数据成为仅次于三星和东芝的第三大NAND(负和)芯片制造商。

在史蒂夫米利根(Steve Milligan)任职期间,西部数据的股价曾两次突破100美元大关,第一次是在2014年12月,当时它在硬盘驱动器市场上超过了希捷(Seagate),第二次是在2018年3月,当时NAND市场处于顶峰。

也是在他任职期间,西部数字开始派发股息。该公司的每股股息从2013财年的1.0美元增加到2016财年的2.0美元。然而,自2016年以来,由于受到HDD市场下滑和SanDisk合并带来的巨额债务的打击,该公司一直保持着相同的股息率。

史蒂夫米利根也看到了西部数据最糟糕的一面

自2016财年以来,西部数据的回报率一直很低。其杠杆率从2015财年的1.65升至2.95。截至今年6月的2019财年是该公司表现最差的一年。它面临着NAND市场低迷、HDD市场下滑以及半导体整体需求疲软等诸多不利因素。这些不利因素使该公司2019财年的收入减少了19.6%,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每股收益减少了67%。到2019财年末,该公司净负债67.5亿美元,长期债务102亿美元,现金储备34.5亿美元。

在2019财年,西部数据的净资产收益率(RoE)和投资回报率(ROI)分别从去年的5.9%和4.8%降至-7.0%和-2.1.RoE和RoI告诉我们管理层从投资资本中产生净收入的能力。RoI包括债务资本和权益资本,并受资本成本的影响。净资产收益率不包括债务,只考虑公司的股本回报率。

对西部数据来说,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它正看到周期性好转的早期迹象。然而,史蒂夫米利根(Steve Milligan)的退休让投资者变得谨慎起来。当公司宣布新的首席执行官时,西部数据的股票将会有强劲的增长势头。目前正在物色史蒂夫·米利根(Steve Milligan)的继任者。

 

伯克希尔三季报新鲜出炉,股神巴菲特再次成为焦点。

财报显示,2019年三季度伯克希尔哈撒韦净利润为165.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高达1162.48亿元。这份高出市场预期的财报,主要得益于其持有股票的上涨,该公司持有苹果市值高达570亿美元。

但在美股不断创新高的背景下,股神巴菲特却在忙着屯现金。伯克希尔的巨额现金储备已升至128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9007亿元。

伯克希尔第三季度净赚165.2亿美元

周六晚,巴菲特旗下工业和保险企业集团伯克希尔哈撒韦发布最新财报。

2019财年第三季度,公司运营收入78.58亿美元,同比增长14%;保险承销运营净收入4.40亿美元,同比下滑0.2%。公司实现净利润为165.2亿美元,尽管同比下滑10.87%,仍远超88.84亿美元的市场预期。

财报显示伯克希尔,三季度保险承销运营净收入4.40亿美元,同比下滑0.2%。三季度铁路、公用事业、能源业务运营收入26.4亿美元,同比增长6.4%。9月30日,保险浮存金大约为1270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40亿美元。

2019年前九个月净利润为522.58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94.13亿美元。前九个月A类股每股收益为31944美元,去年同期为17885美元。前九个月B类股每股收益为21.30美元,去年同期为11.92美元。

伯克希尔表示,第三季度及去年同期净利润数据计入了大量未兑现的股票投资利得/亏损数据,伯克希尔近年来一直强调,他们如此发布数据都是为了配合通用会计准则的调整,而这些数据其实并不具有投资层面的实际参考价值。

持有苹果市值570亿美元

伯克希尔的亮眼净利润,主要来自于其股票投资,特别是对苹果的押注。

虽然伯克希尔尚未进行重大收购,但该公司近年来一直在采取措施,吸纳估值更合理的科技股。伯克希尔哈撒韦仍持有可口可乐、美国银行、富国银行和卡夫亨氏等价值股的大量股份。但该公司目前持有的最大股份是苹果公司,甚至还持有亚马逊的少量股份。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的权益性证券投资约66%的总公允价值集中在五家公司:苹果公司570亿美元;美国银行278亿美元;可口可乐218亿美元;富国银行202亿美元;美国运通公司179亿美元。

而截至今年上半年,上述数据为,苹果公司505亿美元;美国银行276亿美元;可口可乐204亿美元;富国银行205亿美元;美国运通公司187亿美元。

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是苹果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持股5.52%,排在领航投资和黑石之后。今年三季度期间,苹果股价表现强劲,累计涨幅13.59%,市值增加818.49亿美元。

自从2016年买入1000万股苹果股票,巴菲特就尝到甜头,目前持有着近2.5亿股苹果股票(大约相当于苹果发行在外股票的5.5%),现在这笔投资账面价值高达60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约4000亿元。

众所周知,苹果的股息始终在稳步增加,且一直在大力度回购股票。此外,巴菲特还看好他们的创新能力和现金流潜力。

不论是今年第三季度的盈利和收入,还是第四季度的业绩指引,苹果的成绩都优于市场预期。

美东时间10月30日周三美股盘后,苹果公布第四财季、即公历今年第三季度报告,财报显示,三季度苹果的每股收益和营业收入均创公司史上三季度的新高,服务业务的收入还创所有季度新高。

无视大牛市

巴菲特屯金1280亿美元刷历史新高

财报显示,伯克希尔的巨额现金储备仍在不断扩大,且尚未进行大规模收购以加速增长。目前其现金储备为1280亿美元,高于第二季度的1220亿美元,刷历史新高。

事实上,事实上,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称得上惨淡。今年迄今,伯克希尔的股票表现远远落后于标普500指数,过去5年和10年的表现也落后于市场。截至上周五,年初以来伯克希尔哈撒韦AB股的涨幅均不到6%,而同期标普500指数则大涨22.34%。

巴菲特曾表示,他希望用公司堆积如山的现金进行一次“大象”规模的收购。问题是,市场反弹使任何可能的收购目标都变得非常昂贵,而巴菲特曾说过,他不想在交易上超支。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分析师梅雷迪思(Brian Meredith)在10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伯克希尔业绩不佳的部分原因在于,该公司堆积如山的现金闲置令人失望。巴菲特一直在寻找大型收购机会,但美股的高估值让他一直没能出手。

不过,巴菲特并非拿着那么多现金什么都不做。巴菲特其实有转向股票回购以处理部分手中现金,今年截至9月底,他回购了28.42亿美元的股票。其中第三季度回购了价值7亿美元的股票,较上一季度的4.42亿美元有所增加。但瑞银分析师表示,相比于巴菲特手中的巨额现金,这个数字并不大。

此前,该公司不允许回购股票。去年董事会修改了一项规定,允许该公司开始回购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股票,一些分析人士批评这种做法推高了股价。

伯克希尔哈撒韦长期股东

下半年“退场”

对于巴菲特囤积现金的行为,已经有其长期投资者退出,更是遭到了伯克希尔哈撒韦老股东的“口诛笔伐”。

Wedgewood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戴维·罗尔夫在公开信中表示,在当前的牛市当中,巴菲特的“吮指之错”和投资乏术让公司错失了很多机会。

他甚至认为巴菲特和他的团队错过了整个牛市,他举例到:从2009年3月起至今年三季度末,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只上涨了269%,而同期的标普500指数则上涨了370%。他觉得在牛市当中,持有巨量的现金对于公司而言是相当大的增长障碍。

所以,戴维·罗尔夫二季度减持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并于三季度彻底清仓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

罗尔夫写道,长期以来,他一直将伯克希尔的现金视为“一笔宝贵的看涨期权,因为机会掌握在最优秀的资本配置者手中”。

不过,随着巴菲特不断抱怨伯克希尔在寻找交易的过程中输给了激进的私募股权公司,他对伯克希尔的现金持续增长感到失望。

罗尔夫想知道,为什么巴菲特持续在收购游戏中处于劣势——“在我们看来,非常不像巴菲特,”他写道。巴菲特一直试图将伯克希尔定位为希望保持自主经营的私人公司的理想之家,但很少有人愿意接受。伯克希尔也是救援资金的来源之一,但在漫长的牛市和经济扩张期间,对救援资金的需求并不大。

 

 

谷歌21亿美元收购Fitbit 与苹果竞争蔓延至健康硬件领域,谷歌收购智能可穿戴设备制造商Fitbit的传闻终于坐实。

当地时间周五美股盘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宣布21亿美元收购Fitbit,这将让谷歌和苹果公司的竞争从操作系统进一步蔓延到硬件领域。

这项收购也将大幅稀释Fitbit的股权。目前Fitbit的市值约16亿美元。消息宣布后,Fitbit股价大涨近17%。

Fitbit是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早期开拓者。在智能手表领域,Fitbit是仅次于苹果的全球第二大厂商。

近年来由于受到苹果公司推出手表的影响,Fitbit的市场份额受到很大的冲击。Fitbit上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尽管硬件销售增长超过30%,但营收仅增长了5%。

谷歌收购Fitbit的另一大原因是Fitbit在个人健康医疗解决方案上的潜力。根据财报,上一季度Fitbit在健康解决方案业务的营收增长了16%,增幅远超硬件。Fitbit预计,2019年健康业务收入有望突破1亿美元。

曾获谷歌投资的中国硬件公司出门问问创始人CEO李志飞对美股投资网分析师表示:“智能硬件可穿戴设备作为最贴近人体的个人计算设备,在未来的所谓的‘环境AI’(Ambient AI)计算里会越来越重要,趋势不可挡。”

谷歌和苹果都在关注个性化健康解决方案,谷歌收购Fitbit将令两者的竞争明显加剧。Alphabet旗下的医疗保健业务公司Verily借助于大量的用户数据,通过分析工具、干预措施、研究等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医疗保健解决方案。

早在2017年,Verily就曾发布了一款智能手表Study Watch,旨在深入研究帕金森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等疾病。该手表的心电图(ECG)技术获得了FDA的批准,FDA将其列为II类医疗设备。目前Alphabet健康部门观察的重点领域之一是心血管健康,该部门的努力获得了更多合法性。

苹果手表的ECG技术同样获得了FDA的批准。苹果的医疗服务产品ResearchKit同样致力于收集临床试验数据,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监测参与临床试验的病患的生命体征,提供更多的数据。

一位心内科临床医生告诉美股投资网分析师:“只要证实手腕心电图的准确性达到正常心电图一样的准确性,智能可穿戴产品就可以普及了。”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今年8月发布的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的新估计,北美可穿戴设备市场在今年第二季度的收入达到了20亿美元,总出货量增加近40%至770万个。Canalys表示,主要的增长动力继续飙升智能手表的销售,其中苹果与Fitbit位居前二。根据Canalys的数据,北美地区约占Apple Watch出货量的60%,而苹果第二季度智能手表出货量达到了470万个。

 

 

花旗将大量缩减其支持的外汇交易平台

花旗集团日前宣布,到2020年第一季度,将其支持的第三方外汇交易平台数量从45个削减至15个。

知情人士预计此次缩减将为花旗节省500万美元/年至1000万美元/年的成本。花旗已向所有外汇交易平台发送了调查问卷,要求他们说明自己的产品、费用以及其他指标,这些平台允许交易者挑选与之进行外汇交易的银行。

在过去的十年里,多银行、多用户平台彻底改变了外汇交易市场。然而,一位花旗银行知情人士透露:“总体而言,小平台产生的价值很小,但银行却向这些小平台投入很多成本和精力。银行似乎在为客户的‘免费选择权’买单。”

按市场份额计算,花旗去年是全球第五大外汇交易公司,仅次于摩根大通和瑞银。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其他银行业巨头和主要交易所集团却选择在日交易量达6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例如,德意志交易所近期考虑收购汤森路透旗下的FXall.FXall是面向企业和资产管理公司的电子外汇交易平台。此举标志着德意志交易所在外汇领域的持续扩张策略。此前,该交易所通过收购360T进军ECN外汇业务,后者已成为德意志交易所全球外汇业务的中心。

在发生了一系列消费者丑闻后,花旗集团进行了一次全企业范围的审查并作出了相应调整。此前,花旗集团旗下的外汇大宗经纪业务部门在向一家亚洲对冲基金发放贷款时出现了高达1.8亿美元的亏损,该部门因此饱受诟病。据称该部门已从外汇交易部门撤出,转而接受该行大宗金融和证券服务部门的监管。

此外,花旗银行还与瑞银集团共同在新加坡推出了一个电子货币交易和定价平台。这一新工具预计将在2019年底投入使用,将支持23种现货货币,包括G10国集团的所有货币。

新加坡是花旗的第四个外汇交易中心,其余三个为东京、纽约和伦敦。

 

 

今晚的非农刺激吗?作为美联储最重视的两个数据(通胀和就业)之一,非农数据往往都能引起一片腥风血雨。但是做了那么多场非农,你真的明白为什么就业和通胀对美联储来说那么重要吗?

今天,美股投资网就来解密一下美联储终极目标背后的深意。看完,你或许会忍不住同情美联储如今“前有通缩,后有滞胀”的处境,也能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有更加深刻的认识。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分享一下你对“滞胀和通缩,哪个更可怕?”的看法。

01事件梳理

众所周知,美联储天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美联储将继续致力于实现充分就业和达成预设的通胀目标。从目前的形势看,美联储已经在就业方面做得相当的好,但一直未能达成预设的通胀目标。

最新公布的10月非农就业数据显示,美国10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12.8万人,远超预期;美国9月失业率录得3.6%,和预期持平,仍处于历史低值附近。

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周四(31日)公布的数字显示,美国9月核心PCE物价指数月率和年率均低于预期值和前值,美国通货膨胀率仍增长乏力。

02精选分析

谁说高就业和低通胀不可兼得

有心的交易者可能会注意到近些年来,美联储越来越少在决策参考中提及菲利普斯曲线这一理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如今美国的状态恰巧处于菲利普斯曲线无法解决的范围内。

如今美国正处于高就业和低通胀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美联储首先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货币政策的失灵。这种尴尬在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后,就已经很明显。美联储在实行零利率的“下限政策”无果后,不得不启动“量化宽松”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是,也有人曾怀疑美联储是不是真的处在高就业和低通胀的状态,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并未失灵,是数据本身出了问题。

部分人认为,真正的充分就业应该是包括工资以合理的增速上升,他们认为今年以来,美国就业市场的总体工资增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还有人认为,就业数据或存在统计误差,美国实际的就业率要低得多。此前就有美国商业机构表示,据统计,2018年来美国创造的就业岗位比报道的少了50万个。

真正的噩梦:滞胀与通缩

在经济稳健发展的情况下,高就业和低通胀应该是最理想的状态。但是随着美国经济放缓,衰退威胁渐现,如今高就业低通胀的情形反而成了最危险的地方。正如上述,如今货币政策的效用大幅降低,无论是就业还是通胀任何一方继续抛锚,美国经济将面临真正的噩梦——陷入滞胀或陷入通缩。

如果衰退发生,制造业疲软,美国就业市场将首当其冲受到重击。届时,如果美联储仍未能提振通胀水平,随着失业率上升,美国经济将陷入通缩的噩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FOMC会议后的发言中也指出,美联储仍未逃脱通缩压力。

但是如果美联储成功提振了通胀,却没能继续保持高就业水平,美国经济将坠入另一个比通缩更可怕的噩梦——滞胀。有人认为,滞胀的威胁或将是美联储最糟糕的噩梦。

美联储的最佳选择——暂停降息

说到这里,相信大部分交易者也明白美联储暂停降息,也不主张加息的原因了。

美联储之所以选择暂停降息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美国当前的就业市场依旧强劲,这将在一定程度上保证美国未来的经济维持稳健的状态。另一方面,如果美联储继续盲目耗尽剩余不多的降息空间,当衰退来袭,美联储将毫无招架之力。

美联储不主张加息的原因就更简单了,虽然就业市场依旧稳健,但是美国已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达成2%的通胀目标了。于此时盲目加息,美国经济将毫不犹豫地陷入通缩危机中。

互动问题:有人说通缩只是失业,滞胀却是不仅失业还面临物价上涨。那么,你觉得滞胀和通缩,哪个更可怕?

 

 

美股异动 | 网络云技术供应商Arista Networks(ANET)盘初跌超26%,但Q3财报超预期

周五(11月1日)美股盘初,网络云技术供应商Arista Networks(ANET)跌超26%。截至北京时间21:44,该股跌26.96%,报178.64美元。

据悉,该公司此前公布的三季报显示,当季营收6.544亿美元超出预期,同比增长16.2%。GAAP净利润为2.089亿美元,摊薄后每股收益为2.59美元,去年同期GAAP净利润为1.685亿美元,摊薄后每股收益为2.08美元。调整后每股收益为2.69美元,比接受FactSet调查的分析师的平均预期高出28美分。

公司还公布四季度指引:营收在5.4亿至5.6亿美元之间;非GAAP毛利率在63%至65%之间;非GAAP营业利润率约为36%。

 

 

房多多登陆纳斯达克 成为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

北京时间11月1日晚8点,房地产交易平台房多多于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上市代码为“DUO”。据最新德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前六个月,房多多收入16.04亿元,同比增加约55.36%。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全年收入则分别为14.76亿元、17.99亿元和22.82亿元。而净收入则为人民币1.00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760万元增长166.6%。房多多的上市成为了中国产业互联网+SaaS(软件服务化)第一股。

资料显示,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彼时“房地产互联网+”模式催生了房多多、爱屋吉屋、平安好房等一大批互联网房地产平台,可经济了激烈的市场竞争,爱屋吉屋等企业纷纷宣告破产、被收购或转型。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逐渐回归理性,房多多探索出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径,即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云技术和大数据,为房地产经纪商户量身打造SaaS解决方案,以实现房、客、资金和交易数据的在线聚合。

相比于传统中介平台,房多多能为中小房产经纪商提供包括形象包装、加大曝光等全方位的产品服务。无网点的轻资产互联网模式在下沉和扩张速度上也拥有天然的优势。同时,下沉市场的房地产交易增量仍具有极大想象空间。

房多多的投资方挚金资本创始人杨溢接受分析师采访时表示,在最初接触房多多时,下沉市场增量人群这个概念还没有频繁的被提及。但随着注册和使用房多多平台的房产经纪人数达到一定规模之后,房多多的市场规模增长迅速,规模效应和产业整合能力逐步显现。

据了解,早在2012年,杨溢就关注到并开始接触房多多创始团队,她表示,看好房多多的团队基因:具备房地产行业经验、互联网技术及云计算、大数据领域的产业+技术的复合背景。基于对房地产增量市场的判断,以及对房多多创始团队的信心,杨溢于2013年主导了当时CA创投对房多多的A轮融资。

对于上市之后的房多多,杨溢信心满满。“上市对于房多多而言是一个更高的起点” 杨溢表示,“我相信,房多多将成为一家生态型的公司,房多多生态将以经纪商户为中心,连接着房产开发商、购房者、以及后面即将整合的居住服务提供商,整个产业在房多多打造的生态系统下将进行全面的提高和升级。”

 

 

Copyright© 2007-2021 Tradesma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