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客服号 meigu88 美国和加拿大电话:(626) 378-3637 邮件:info@tradesmax.com

Brandon

 

根据高盛(GS)战略研究团队和衍生品研究策略师John Marshall的报告,虽然存在许多相似之处,但所有权结构、定位、趋势估值方面的关键差异表明,百度(bidu)、阿里巴巴(baba)和腾讯(合称BAT)走势面临的风险看起来并不像美国巨型科技股那样极端。

  BAT的被动所有权水平低于Facebook(FB)、亚马逊(AMZN)、苹果(AAPL)、微软(MSFT)和谷歌(GOOGL)母公司Alphabet(合称FAAMG),因BATMSCI亚洲(除日本)指数和MSCI中国指数中的总权重为10%/31%左右。

  虽然全球性基金高配中国互联网公司股,但新兴市场和亚洲除日本外基金依然低配;相比之下,FAAMG是最热门的对冲基金多头头寸标的。

  像美国一样,巨型技术股的崛起促使除日本外亚洲市场的动能增强,但该地区的估值看起来并未到头--只接近3年历史均值,远低于此前曾达到的+2个标准差的某些峰值水平;相比之下,驱动美国市场的股票的市盈率处于3年均值加1.8个标准差的水平。

  相比FAAMGBAT的下行风险在市场中得到了更充分的反映,因为BAT波动率上升。

  期权市场走势表明BAT波动率将上升--它们的平均3个月期隐含波动率为27.3%,比近期实际波动率水平高5.4个百分点,自4月触及低点之后不断上升。

  FAAMG显示出与科技之外的许多板块存在高度相关性,但BAT则不然--它们与其他板块的相关性相对较低,因此跨板块的影响仍然有限

  与FAAMG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花费300亿美元大肆收购之后,BAT过去两个季度已从资本支出增长转变为现金流增长。

 

最近市场领头羊科技股的大跌,让投资者越来越担心已持续8年的股票牛市可能会很快结束。

  有个来自挪威斯塔万格的声音这么说--不用担心。该城市是管理约850亿挪威克朗(100亿美元)资产的Skagen AS总部所在地。

  “我们已经历了连续8年的牛市,”Skagen董事总经理Oyvind Schanke周三表示。“但它可以拉长为9年或者10年。”

  特朗普去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后,投资者在减税和降监管前景的激励下,推动股市大幅上行。与此同时,虽然央行收回了部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支撑市场的一些刺激措施,但仍然维持利率在记录低点。

  Schanke说,低利率料保持更长时间,引导资金从债券市场流向股市。他曾在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首席投资官与交易主管。

  该公司旗舰基金Skagen环球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率为11.1%。

 

据摩根大通估计,基于算法的量化投资和机器程序化交易,已经将传统的选股机制远远地抛在了身后,主宰股票市场。

摩根大通(JPMorgan)量化和衍生品研究全球主管Marko Kolanovic在周二(6月13日)给客户的一封信中表示:

“虽然用以解释股价波动的基本面叙述非常丰富,但今天大多数股票投资者已经不再会根据特定股票的基本面信息买卖股票了。”

Kolanovic估计,“人为基本面交易”目前只占股票成交量的10%左右。相比之下,被动和量化投资约占60%,比十年前的数字翻了一番。

事实上,Kolanovic的分析,将上周五至本周一科技股突然下跌的真正原因,归结于量化投资者的算法交易。

“低波动性和增长性股票的上行压力,与价值性和高波动性股票的下行压力,[受到量化基金每月例行的仓位再平衡影响]在6月初达到了顶峰,接着迅速出现回调,砸价以FANG为首的科技股。”

(脸谱Facebook - F、亚马逊Amazon - A、奈飞Netflix - N、谷歌Google - G)

与苹果一道,科技股上周五下跌超过3%,周一再次下滑,使得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遭受自去年12月以来最糟糕的两天下跌。

Kolanovic接着表示,“量化基金仓位再平衡对这一大幅回调的影响现在可能已经过去了”,并指出自本周初开始,标普指数衍生品对股市上涨构成了支撑。

“标普500指数期权将有1.3万亿期权在本周五到期,这将对经纪商的仓位造成影响。这可能会导致市场波动率自本周五开始小幅上扬,并延续进入下周。

全球科技股周二集体回升,助力美股上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创历史新高。

Kolanovic说,衍生品交易、量化资金流动、央行政策和政治事件均导致目前市场波动处于较低的水平。此外,他还表示:“大数据战略对传统基本面投资的挑战越来越大,将成为未来数年间市场剧变的催化剂。”

市场结构研究公司Tabb Group的数据显示,机器程序化交易量呈现出强劲增长,而整体股市成交量却在下降。

Tabb报告中称,量化交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高频交易,占5月平均每日成交量的52%,达67.3亿股。在2009年高频交易的高峰期,高频交易一度占到平均每日98亿成交量中的61%。

可以肯定的是,华尔街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弯下腰,为机器程序化交易让路的。

Alliance Bernstein分析师在4月28日的分析报告中提到,人工智能并不具有产生显著差异化策略的能力——仅仅是分析越来越多的数据,就会导致越来越相似的交易策略。

 

 

虽然通胀近期表现疲软,但美联储依然宣布加息25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从0.75%~1%调升到1%~1.25%。这是美联储2017年的第二次加息。

此外,美联储还就缩表公布了更多的细节。

美联储表示,其预计通胀今年将低于其2%的目标。在利率决议后的声明中,美联储称,在家庭支出在近月上升的情况下,通胀依然于近期下滑。声明还指出,未来12月的通胀预计将保持在2%之下。

对通胀感到担忧 仍预计今年再加息一次

对疲软通胀担忧有所加剧,不过依然决定6月加息;预计今年将再加息一次、明年加息三次。

美联储宣布,上调贴现利率25个基点,至1.75%。

FOMC委员们预计,联邦基金利率2017年年底预期为1.4%,这意味着今年还有一次加息。而CME的数据显示,投资者预计,美联储今年再加息一次的可能仅为35%。

点阵图显示,只有一名委员反对本次加息。明尼苏达联储主席Neel Kashhari表示,他希望等到通胀上升时再加息。

美联储公布缩表计划

除了加息,FOMC还表示,其将于今年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5月的会议纪要显示,官员们已经开始讨论缩表规模等细节。

美联储预计今年起开始缩表,起初每月缩减60亿美元国债、40亿美元MBS;缩表规模每季度增加一次,直到达到每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200亿美元MBS为止。

Charles Schwab资深固收策略师Kathy Jones表示:“这有点令人意外的鹰派。在通胀低于预期的情况下,加息加上缩表等于紧缩的货币政策。这将让利率曲线更为平滑。”

多名美联储官员曾公开表示,预计美联储缩表后,资产负债表规模将缩减至2万亿-2.5万亿美元。

上调GDP预期 下调通胀预期

近来,美国经济表现疲软。零售销售数据低迷,而工资增速在过去数月有所放缓。

不过,美联储将2017年的GDP增长预期从2.1%上调至2.2%,并将失业率预期从此前的4.5%下调至4.3%。

美联储还预计,美联储最青睐的通胀指标——个人消费支出——为1.6%,较3月1.9%的预期大幅下调。不包含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通胀预期从1.9%下调至1.7%。而2018年和2019年的核心通胀预期均维持在2%不变。

 

高盛集团在上周五发布的“FAAMG”(指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这五大科技巨头)报告是导致了“科技板块的‘沉船’”、并促使投资者从科技股/成长股/动能股转向价值股/能源股的诱因之一。而在上周末,该集团则进一步发出警告称,科技股所面临的苦难可能仍未结束。

高盛集团作此警告的原因很简单:在股市整体上涨10%以上的大环境下,拥有强大的资产负债表的公司——通常都会是科技相关公司,这是因为它们几乎或是根本没有债务,而且拥有庞大的现金流——跑赢大盘是很罕见的事情;在过去30年里持续时间长度达到了六个月的此类股市上涨走势中,这种公司跑赢大盘的概率仅为5%。该集团还警告称:“上一次发生这种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在2000年,也就是科技股泡沫的顶峰时期。”

而在周一早上,摩根大通则发表了有关周五所发生之事件的观点,只不过该行并未单纯地探究事件的成因,而是阐述了市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所在。摩根大通的宏观策略师亚当·克利萨福里(Adam Crisafuli)在报告中写道:“科技股仍将承压(这个板块已经变得过于拥挤,大量懒惰的/自满的资金正在追逐动能股,而这些‘弱手’可能会迅速退出——其退出程序通常只需要短短几天时间)。”

以下是这份报告的全文:

“今天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亚洲股市整体大幅下跌,欧洲股市也同样表现疲弱。美国股指期货下跌了6点,美国国债收益率平走,而10年期法国和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则因上周末的政治形势发展(英国的政治形势仍旧有着很大的变化性,但这种形势其实并未对该国国境以外的市场造成任何影响)有所下降。原油价格小幅上涨,原因是卡塔尔传出了一些振奋人心的消息(卡塔尔仍旧承诺将遵守产量协议,科威特则有望达成一项决议以解决目前其所面临的地区性摩擦)。

周一早上的大事件是价格动作(而非新闻消息),原因是在上周五美国股市午后交易中科技板块的‘沉船’事件已经对全球市场都造成了影响,导致亚洲和欧洲的信息技术股承压。亚洲各地的蓝筹股科技公司都遭遇了重创,其中包括韩国(三星电子股价下跌1.5%,NAVER下跌6.7%,LG下跌4.9%,海力士下跌1.3%)、中国台湾(台积电下跌2.12%,鸿海精密下跌2.8%,日月光半导体下跌2.2%,大立光电下跌0.72%)和中国香港(瑞声科技下跌3.7%)等。

欧元区科技股也同样受创(欧洲科技股指数(SX8P)下跌3%以上,其中AMS AG、STM、ASM Int’l、Dialog Semi、ASML和罗技科技等股票领跌)。美国科技股在上周五遭遇的‘大屠杀’跟基本面(仍保持健康)的关系并不大,而是意味着这个板块重新回到了2016年11月份/12月份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以后的通货再膨胀的‘剧本’上(正因如此,美国银行股在上周的表现非常强劲),这是因为一系列美国政治事件的形势发展可能给未来几个月时间里或许会有的群众组织从正面惊喜铺平了道路。虽然公司税法案获批的概率可能已经变得高于上周初时的投资者预期,但最终调低税率的幅度不会像市场最初希望的那样大(预计公司税率将被调低至27%到28%,而非市场最初期望的15%到20%),而且亲增长政策议程的其他部分(调低个人所得税的税率、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立法机关在去监管化问题上采取行动等)则不太可能来到特朗普的办公桌前。

与此同时,科技股仍将承压(这个板块已经变得过于拥挤,大量懒惰的/自满的资金正在追逐动能股,而这些‘弱手’可能会迅速退出——其退出程序通常只需要短短几天时间),而银行股则不太可能获得来自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和收益率曲线变得陡峭)的必要合作并从而使得银行股指数(BKX)触及新高。值得指出的是,苹果今天早上遭遇了两个星期以来的第二次评级下调(瑞穗证券将其股票评级从‘买入’下调到了‘中性’,此前太平洋皇冠证券在6月5日下调了该股评级)。”

 

 

 

星期日, 11 6月 2017 15:17

高盛:价值投资已过时

价值投资曾是投资界最火的词,被誉为股神的巴菲特通过价值投资赚得盆满钵满,价值投资也因此备受推崇。不过,高盛在最近的一份研报中却直言,价值投资已死。

 

高盛研报指出,从1940年至2007年,由Eugene FamaKenneth创建的价值因子带来的年均收益是5%。在这期间,最简单的策略——买入估值最低的股票+卖出估值最高的股票,在10年中有7年是获得正收益的,并且没有出现过连续三年都低于历史最高水平的情况。

 

在过去十年,事情也却开始反转了。据高盛,过去十年价值因子累计带来了15%的亏损,并且该策略10年中有6年的收益是下降的。而在同期,标普500指数却几乎翻倍了。

 

价值投资过去十年不如人意的表现,让高盛质疑:“价值投资已死”?那价值投资过去十年为什么又表现这么差呢?

 

高盛分析了两大原因,首先价值投资其实是一个周期性因子。当经济普遍扩张时,价值投资通常会更加跑赢大市,当经济大背景是疲软和增长乏力时,价值投资通常就会弱于大市。当经济总体疲弱时,人们总是喜欢投资一些增长速度比较高的成长股,近10年来,以FANG的科技股的狂飙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

 

价值投资近10年的疲弱表现,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金融危机以来异常缓慢的经济增速。高盛分析道,“滞胀的出现使得投资者将更多资金配置在内生增长性较高的成长股,因此成长股会跑赢大市,而代价就是价值股表现或弱于大市。”

 

2016年大选后,市场对基建带动经济发展的预期普遍升高,但是要想经济真正回升到有利于价值股增长的状态,还需等待。

 

不过高盛指出,长期来说,价值投资还是有价值的。长期来说,价值股其实赌的是投资者心理的缺陷。在历史长河中,投资者总是喜欢高估增长性因子,这使得价值效应在一定程度上会一直持续下去。

 

正如对冲基金大佬Icahn曾说过的一句话,有人通过学习人工智能变得富有,而我,通过学习人类的愚蠢来赚钱。(Some people get rich study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e, I make money studying natural stupidity

 

星期日, 11 6月 2017 15:12

美股看盘软件

 

想获得更强大的美股实时看盘软件链接,请添加分析师微信 meigu88 或扫描

weixin new 230

 

阿里巴巴远超市场预期的收入增长预期令投资者兴奋。本周四阿里股价盘中创新高,荣升亚洲最高市值公司。

6月8日,超过350位全球顶级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和分析师齐聚阿里巴巴2017投资者日大会。会上阿里巴巴CEO张勇表示:“阿里巴巴的中期目标是到2020年GMV达到1万亿美元(6万亿人民币);远景目标是到2036年服务的全球消费者达到20亿。”

阿里巴巴预期,始于今年4月的2018财年营收增长将达到45~49%。这明显好于市场预期的增速35%,也显示了阿里对网购这一主业务之外领域大力投资带来的回报。

以上阿里巴巴业绩前景令市场情绪高涨。8日美股盘前,阿里股价大涨近7%,开盘后延续涨势,早盘一度涨逾13%升破142美元/股,股价创历史新高,市值增加逾400亿美元,总市值突破3600亿美元超越腾讯,成为亚洲最高市值公司。截至本文更新,阿里涨幅有所收窄,约为9%。

今年以来阿里巴巴股价累涨逾55%,同期美股三大股指之中涨幅最大的纳指涨约17%。

 

星期三, 07 6月 2017 16:57

美股咨询

美国洛杉矶投资公司,TradesMax.com是提供美国股市实时行情和投资策略的专业网站。位于美国洛杉矶,多位华尔街投资银行工作经验的美籍分析师,为华人提供美国股票最新资讯、美股开户指南、公司研究报告、美股交易技巧、美股软件、美股论坛、使用华尔街业内技术面和基本面模型,帮助客户找出强势上涨股。

美股投资网产品与服务:

 

1. 美股实时行情

我们提供美股实盘分析室,手机交易资讯,强势上涨股列表。我们的专业互动平台,第一时间发布华尔街突发消息,提供详细的操盘计划,上市公司深度研究报告,并与美股分析师实时交流。

  

 2. 教育培训 

我们提供完整的美股分析教程,交易培训班,个股诊断服务。有浅入深,循序渐进,帮助投资者最终达到独立分析,熟练掌握投资行业专门使用的量化模型和分析交易系统,实现稳定盈利。

 3. 与华尔街机构合作 

我们与华尔街财经分析师,基金经理Jim Cramer,纽约,芝加哥多家投资银行,金融顾问公司,对冲基金公司,调研机构建立密切合作关系,能第一时间获得最可靠的美股行情。

4. 与证券公司合作 

我们与美国具有实力的大型证券公司合作盈透证券第一证券,TradeStation,和Optionhouse证券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致力为全球华人的投资者提供全方位的证券交易合作服务。

 5. 联系方式 

微信客服号:meigu88 微信公众号:Tradesmax

 

星期三, 07 6月 2017 16:46

Uber陷入困境 9位高管离开

 

Uber正面临一系列危机,最顶层的数位高管也相继离职。

  从今年2月开始,这家打车公司的总裁、传播部、财务部、产品部以及无人驾驶汽车技术部的负责人相继出走。截至目前,已经有9位高管出于各种不同的理由与Uber分道扬镳。

  2017年伊始,Uber就面临着一系列挑战,下面将详细地介绍那些离职的高管及其继任(如果有的话):

  汽车共享业务前总裁杰夫·琼斯(Jeff Jones)

离职时间:3月19日离职时间:3月19日

  继任:暂无。Uber正在寻找首席运营官人选。

  2016年8月,Uber宣布启用琼斯,卡兰尼克盛赞了琼斯在塔吉特(54.47, -0.11, -0.20%)集团担任首席营销官展现出的丰富经验,并对于他加盟Uber感到无比兴奋而期待,认为他定将大有可为。琼斯的总裁一职意味着他掌管了Uber的运营、市场推广以及全球的客户支持。

  但不到一年的时间,琼斯就宣布离开Uber。在一封寄与Recode的声明中,琼斯表示,他离开Uber的原因在于“自己在职业生涯中坚持的领导理念和方法与其所见和体验的Uber有出入”。

  前全球策略和传播高级副总裁雷切尔·惠特斯通(Rachel Whetstone)

离职时间:4月11日离职时间:4月11日

  继任:吉尔·哈泽贝克(Jill Hazelbaker)

  2015年,惠特斯通从谷歌(981.08, 4.51, 0.46%)跳槽至Uber。甫一上任,她就开始全面更新Uber的传播战略,并试图放缓Uber在不受管制城市的发展步伐,因为野蛮生长的情况带来了不少公关问题。

  但今年4月,正当Uber被一系列负面新闻缠身之时,惠特斯通突然宣布离职。“我加入Uber是因为我喜欢这款产品——直到今天,我对Uber的热爱与我六年前第一次使用这款产品时一样强烈,”惠特斯通在告别声明中写道。

  前财务负责人高塔姆·古普塔(Gautam Gupta)

  离职时间:今年7月(消息于5月31日公布)

  继任:Uber正在寻找拥有上市企业经验的首席财务官人选。公司现在的财务负责人是Prabir Adarkar,同时他还是Uber的战略财务主管。

  自从2015年上一位首席财务官离职后,古普塔就开始负责Uber的财务事务,但公司从未官方授予他首席财务官的头衔。在加盟Uber之前,古普塔曾在高盛(215.78, 1.25, 0.58%)供职四年有余。今年7月,他将离开Uber加盟一家非相关领域的初创公司,并担任首席运营官一职。

  先进技术团队前负责人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

  离职时间:5月30日

  继任:埃里克·梅伊霍夫(Eric Meyhofer)

  由于莱万多斯基拒绝与Uber进行合作,帮助其应对与谷歌子公司Waymo的纠纷案,Uber在5月底解聘了这位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的前负责人。连月来,Uber一直希望莱万多斯基能够帮助其开展内部调查,从而推翻Waymo对Uber的抄袭指控,但莱万多斯基以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的权利拒绝出庭,以免自证其罪。

  尽管莱万多斯基并未在诉讼中被提及,但他的行为是Uber和Waymo这场司法纠纷的焦点。Waymo指控身为谷歌前明星工程师的莱万多斯基在离开谷歌前从公司非法下载了14000页的机密文件,并将这些信息用于研发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

  前工程部高级副总裁兼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战略顾问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

  离职时间:2月27日

  继任:暂无

  2017年1月,谷歌前搜索部负责人阿米特·辛格尔在退休后复出加盟Uber,担任工程部高级副总裁一职。辛格尔主要负责Uber市场地位和地图团队(这两个部门是Uber业务的核心所在)的工程监督,同时也为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提供战略顾问。然而,在一个月后,Uber就辞退了辛格尔,因为有媒体报道称,辛格尔在上一份工作中发生过性骚扰的丑闻,但在加盟Uber时,辛格尔并未对Uber坦白这段经历。

  前产品和业务增长副总裁埃迪·巴克(Ed Baker)

离职时间:3月3日离职时间:3月3日

  继任:产品部副总裁丹尼尔·格拉夫(Daniel Graf)

  今年3月,在原因未知的情况下,巴克突然宣布离职,他已经在Uber供职了3年时间。此前,他曾在Facebook(153.12, 0.31, 0.20%)工作,负责公司全球业务的增长。来到Uber后,巴克主要负责管理工程师、产品经理和营销团队,后者主要致力于吸引更多的新司机和乘客使用Uber这款产品。

  前地图和商务平台部副总裁布莱恩·麦克兰登(Brian McClendon)

  离职时间:3月28日

  继任:马尼克·古普塔(Manik Gupta)

  2015年,麦克兰登离开谷歌加入Uber。在谷歌工作时,他以“地图人”而著称,因为在早期他领导创立了谷歌地图和谷歌地球。在管理了一段时间的Uber先进技术中心后,麦克兰登开始从事他的专长领域,出任Uber的地图和商务平台副总裁。

  他离开Uber是为了帮助家乡堪萨斯州的劳伦斯市走出困境。“今年秋天的选举和堪萨斯州现在面临的财务危机驱使我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民主政治当中,我想要在我的家乡参与我们的民主实践,”麦克兰登表示,“我认可Uber的使命,并且也看到很多有才华的人努力工作,立志将这个使命变成现实,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愿意继续给Uber当顾问的原因。”

Uber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

前全球车辆计划副总裁谢里夫·马拉可比(Sherif Marakby

  离职时间:417

  继任:暂无

  20164月,马拉可比加入Uber,帮助公司组建了无人驾驶汽车团队。尽管马拉可比离职时,Uber正与Waymo发生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纠纷案,但Uber表示,马拉可比与此次司法纠纷没有关系。

  在加盟Uber之前,马拉可比曾在福特供职了25年,并最终做到全球电动车和工程部负责人一职。从Uber离职后,马拉可比重回老东家,负责管理福特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事业部。

  不仅仅高管相继离职,近几个月来,多位Uber资深经理也纷纷出走,其中就包括曾负责纽约市内Uber业务运营的乔希·莫勒尔(Josh Mohrer)。

  今年5月,乔希·莫勒尔离开了工作5年之久的Uber。他组建了Uber在纽约的运营团队,他采用的策略通常颇具争议性,但很快就帮助公司拓展了商业帝国的版图。

  2月,拉弗·克里柯瑞恩(Raffi Krikorian)从Uber离职,与家人一同回到了加州。他在20153月加入Uber担任先进技术团队工程部高级总监一职,主要负责领导匹兹堡市的50多名无人驾驶汽车工程师。

  曾推出Uber Pool这款Uber明星产品的布莱恩·托尔金(Brian Tolkin)在5月宣布离职。作为Uber Pool的首位产品经理,托尔金是全球共享汽车领域最重要的先驱,他向我们展现了共享汽车何以改变现代出行方式。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托尔金离职后的计划。

  20173月,查理·米勒(Charlie Miller)从Uber跳槽到了竞争公司滴滴出行,负责这家中国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业务。米勒于2015年加盟Uber,当时他为一辆吉普编写了一个程序,并远程控制其停车,这一傲人项目经历让他成为了Uber的明星员工

 

 

Copyright© 2007-2017 Tradesmax.com. All rights reserved.